高速路上行人违章谁来买单
 


您的位置——主页——律师见解——
高速路上行人违章谁来买单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从2004年5月1日起施行已经一年多了,在这一年中,全国各地的媒体都发出了多种不同的声音——生命权重要还是行路权重要?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首都北京也于2004年9月4日,由北京市人大常委会首次召开了就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立法听证会,进行了公开听证,在这个基础上出台了实施办法。随后,山西、上海等地也相继出台了实施新交法的办法。
    可以说从来也没有哪一部法律出台后,像新交法这样引起了这么大的反响,从北京市的调查中可以看到:以新交法第76条为基础,机动车与非机动车、行人发生交通事故的损害赔偿责任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然而100%的机动车驾驶员表示反对这一规定。但是,也有人认为这一条法规更强调了以人为本的法律精神,更多的保护了人权。前几天山东电视台也以此为题目开展了一场辩论。
    应该说新交法实施的效果却是不尽人意的,据重庆市高速公路执法总队相关负责人说:
交法实施以后,第76条规定了无责赔偿——只要发生交通事故的损害事实,机动车作为加害方,就应该承担赔偿责任,这无疑强化了生命权重于通行权的理念。但是,在新交法实施的半年中高速公路撞人逃逸案同比增加了30%
!我们不得不多问几个为什么?
    在引发的人权和路权的之争中,什么是权利?我认为:在合法的前提下,受法律保护行使的行为才可以称为权利。在非法的情况下,那不应该称为权利,而应该说是行为人应该承担的责任,包括人的生命权和路权。而新交法过多地强调了保护人的非法的权利,而忽视了他们应该承担的责任。在欧洲的一些国家,如果行人违章穿越封闭的高速公路,造成交通事故的,首先他应该以
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判入狱,这就是违章应该负的责任。而在我们国家出现了这一类的交通事故,如果碰到了行人,那机动车就要给予赔偿,但如果为了躲避他而发生了追尾等事故,他却可以一走了之。如此而已,我们不能不对今天的交管法律法规的立法缺憾,深感亟待完善。
    但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现在发生了机动车和行人的碰撞,应该如何赔偿?我认为:在没有全封闭的道路上,机动车与行人发生交通事故,因为不是封闭的路段,行人在上面有通行的权利,机动车就应该预见到各种情况的发生,其中包括行人的突然穿越。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交通事故,机动车尽管无责任,出于人道主义也应该给予一定的赔偿,这是无可非议的。
    而相对于高速公路来说,则应该做出另外的相关规定,我们看到,公安部1994年12月22日发布的《高速公路交通管理办法》第4条明确规定了哪些人和车辆不得进入高速公路,在第31条又规定了
违反本办法第4条规定的,造成了自身伤亡和财产损失的交通事故,正常行驶的机动车一方不负交通事故的责任和法律责任
,但是,上述的精神没有在新交法中体现出来。
    我们立法者应该看到,高速公路是全封闭的,禁止行人和非机动车上路,他们在违法攀越、穿行高速公路的时候,就如同一个要自杀的人一样,自己放弃了宝贵的生命权,而他们违法的行为也不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更不应该由机动车驾驶员来为他的违法行为买单。
    从人权意义上说,行人与司机包括乘客都同属自然人,有平等的法律地位,不能因为司机驾驶着车辆就没有人权。行人在没有路权的地方,强行争夺不应属于自己的路权,甚至采取破坏路边防护网等安全措施的手段,违法进入高速路,不能不说是对司机人权的侵犯。基于人权的平等,司机的合法权益体现在高速路上的唯一性,排他性,如果把行人违法造成的损害由司机来赔偿的话,那么法律的天平是倾斜的,砝码的作用剥夺了司机的人权。
    如果从人道主义的方面考虑,应该给一定补偿的话,也不应该是机动车驾驶员,而应该是高速公路管理部门。按照合同法的规定,机动车在进入高速公路入口,向收费处交纳了自己行驶路线所应该交纳的高速公路费用,就等于和高速公路签定了合同,高速公路管理部门就应该向机动车提供一个按照规定可以进行时速不低于50公里、小型客车最高不高于110公里、无障碍、安全的通行路况空间,而行人的违章穿越,是由于高速公路管理部门的不作为或者是不力造成的。应该说,高速公路管理部门提供给机动车的服务出现了瑕疵,违反了合同法第112条的规定;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在履行义务或者采取补救措施后,对方还有其他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
    由于高速路管理部门的制止不力,而机动车的驾驶员又没有权利停车去责令违章行人离开,在出现在高速公路上的机动车和行人、非机动车发生碰撞事故的,依照机动车和高速公路双方的合同,高速公路管理部门提供给机动车的服务出现的瑕疵,就产生了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的竟合,按照我们国家合同法第122条;关于请求权竟合时,只能选择其中一种请求权的规定,机动车驾驶员有权利按照其中的一种,要求高速公路管理部门对自己的损失进行赔偿。所以赔偿的主体应该是高速路管理部门,他们有在天气不好的情况下关闭高速路的权利,有收费的权利,也有制止行人和非机动车不许上路的责任,更有在出现了事故进行赔偿的义务。只有这样,才真正的体现了我们国家民事法律的公平、公正、诚实信用的原则。应该说不管什么权利,包括人权和路权,在法律的面前,都是平等的,因为法不容情。
                                             2005年6月16日


返回